星期一, 5月 16

    中国汽车发展史亲歴者-专访张华士先生

    0

    ■邱耀弘/ACMT

    名人介绍

    张华士老先生,是2012年Dr.Q所认识的第二位中国 从事MIM产业的人士。他对于中国汽车工业发展史、 中国近代金属加工产业非常熟悉。 Dr.Q尊称其为张老 师。学体育出身的张老师,70多岁的高龄,经歴中国 红卫兵文化大革命年代。在工厂劳动期间,以自学的方式学习金属加工技术和外语,取得任职资格,逹到精通之地步,更可贵的是张老师不仅对机械加工非常熟悉,还发表了《日本企业标准化手册》、《人类工效学》”等百万余字的译著。除了本身有钳工工匠的手艺外,还因通晓外语,在外事辨公室工作期间经常接待外国専家,同时有机会和当时来中国协助开发中国重型车、改装车的日本专家一起工作,对张老师的这些经歴令Dr.Q相当佩服。

    张老师表示:在20年前,日本刚接触到MIM技术时, 大家对这项技术还非常陌生,看到金属件可用于注射成形,并且经过焼结后产品等比例收缩,比失腊铸造精度更高、表面更光、更环保时,令同僚惊叹。由于没有机会接触,一直有一种神秘感,2010年受益于中国MIM前辈张士荣先生(现任职于杭州安费诺科技MIM部门)的言传身教,2012年又蒙Dr.Q的大力提携,加深了对此工艺的认识,从此投身于MIM这个技术,由2012—这个MIM大进击的战斗年代迄今, 已有五年之久。

    图 : 张华士先生 ( 左起第一 )、加藤钦之技术士 ( 左起第三 )、邱博 ( 最右 ) 合影 (2017.3.16)

    特别的经历

    Dr. Q对张华士老先生的尊敬是由于—他的经歴是当今台湾既看不到、也很少能体验得到的,举几个有趣的例子:
    ◆中国北方有一个很大的工厂,厂内运输、物流要靠火车,有自已的铁路系统。该厂有一栋热处理厂房、 井式盐浴炉和至少有20米深的冷却水池,厂房内高度约25米左右,这是因为要执行热处理的工件是一支18米长的空心阶级轴,为了防止超长工件变形, 必须在垂直的状态下加热和冷却。各位读者试想,当烧的通红的18米长空心钢管由高高的天车垂直吊起并垂直投入冷却水井中时,由巨大水柱中心孔喷出的白色水蒸气无比壮観,听着他的描述,想象这画面令Dr. Q感到非常震撼。

    ◆50多年前中国重型汽车的铸钢、铸铁件都是用木质 模具、砂造型,铸造出的(当时燃料供给困难,没有 燃油,发动机甚至用木炭和玉米核做燃料)。使铸件“肥头大耳”,一台8V120的柴油发动机曲轴箱铸件, 由于要留3-5MM的加工余量,重量竟高达几百公斤, 平面凹凸不平,没有任何定位面可取,所谓「狗咬刺猬,下不去嘴」;张老师那时在工厂当钳工,用3顶尖支撑找平,钳工划中心线(腰线)、加工轮廓线的方法为龙门刨床加工出基准面,提供找正基准,名曰: 「钳工一条线」。经过龙门刨加工出基准面后,在该面上钻两个定位孔,此后数百道工序的全部加工都要用此面、此孔定位,曰:「一面两销、两孔定亁坤」 。在没有数控的时代,粗糙的毛坯面精加工,全凭钳工的“手艺”,当时工厂流行的一句话:「一丝切八刀, 刀刀见铁屑」这虽是一句笑话,但反映出的工匠精神, 令Dr. Q很有感触。

    ◆1969年中国援建非洲坦赞铁路,急需重型牵引车, 张老师有幸参加该车的开发,负责加工底盘的几个大 形铸锻件。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当时的条件下,竟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采用仿造捷克斯洛伐克TATRA 141型重型牵引车的方法,用泥瓦匠做的水泥板金模具,敲敲打打居然能做出车身和驾驶室,硬是生产出第一批中国的300T风冷柴油机重型牵引车,支持了非洲的铁路建设。实在令我叹为观止。如图(1).用木 工艺做出水泥模具灌造出来,制作车壳板金的手工艺 品。

    图 1: 第一批中国的风冷柴油机重型越野车,车壳采用木工模翻制的水泥模具作为板金的模型

    ◆进入改革开放的80年代,中国从捷克斯洛伐克正式 引进重型越野卡车TATRA980(散件组装及国产化), 张老师全程参与了该项工程的情报工作。在此期间, 中国又由美国通用引进超大型矿用翻斗车一特雷克斯(Terex Corporation 在华散件组装) 如图(2) 右上, 该车有50吨及110吨两种,分别与4立方和8立方电铲配套,该车让中国的重型车驾驶员首次体验了空调、转向助力、离合助力、制动助力,这些现在看来十分普通,但那时确是多么难得的体验。更有趣的是该车在北方的工厂下线后运到四川的攀枝花铁矿时, 浩浩荡荡几公里长的车队,前面是地方公安厅的开道车,队尾由公安部派车押阵,壮観无比。张老师参加 了此车国内市埸的调研、开发。这些宝贵经歴令人耳 目一新。

    图 2: 上左照片的中间者是张老师与美国客人的旧照。上右为美国超大型矿用翻斗车和配套电铲的作业照,可以由下方的人比例知道这些工具出如此巨大

    ◆文革后,急须改善人民的生活,中央提出了菜蓝子工程、哈尔滨市书记王崇伦提出让人民吃上豆腐的号召,新疆乌鲁木齐市在外汇极为紧缺的情况下从日本日绵株式会社引进了一绦全自动豆腐生产线。该设备 全长50多米,豆类的处理能力由每小时500斤转化 成每小时2000斤的豆腐。仅此一线便可满足数百万 人口大城市的豆腐供应。张老师参与了从商业谈判到 安装验收的整个过程。进入本世纪–2010年后,这段日子以来的张老师退而不休,和年轻人一样满腔热情地投入了中国的MIM 事业,曾先后担任过国内、国外大型MIM企业的顾问,最近几年张老师发挥自已専长,不断为国内MIM 企业提供各种技术、商业信息,此同时,也専司模具、 MIM产品、精密铸造品等的国际贸易。把深圳DVMI 公司、LHO公司、东莞IDK等模具、制品企业组织整 合成为模具和产品的出口集团,进军国际市埸。目前 该出口集团已经成功的为日本、新加坡、德国、以色 列等国的企业提供了模具和五金制品。

    对MIM的期许

    2013年Dr Q还是台湾晟铭电子MIM事业处主管时, 在东莞和张老师合作开发MIM制法的汽车配件,开 始了新的挑战。由于当时全球百强汽车的配套供应平 台中完全没有中国企业,DrQ想藉助张老师的力量进 入汽车产业,下面是当时留下的几份珍贵资料。张老师提供了一份粉末冶金世界大会2000年的论文集、 (Proceedings of 2000 Powder Metallurgy World Congress)和题目为《用金属粉末注射成形技术开発汽车発动机可变汽门摇臂》的论文( Development of Rocked Arm for Variable Valve Timing Mechnism by Applying Metal InjectonMoldig (MIM)Technology) 该档案同时有日文和英文版本,由我和张老师分别执笔翻译成中文。请看图(3)表示其中的一个表格,当 时比较锻造工艺和MIM的差异,MIM明顕的减少后加工而具有成本的优势。由于大中华地区MIM发展的时间较短,很多必须经过长期认证的的工业产品(汽车3年以上、医疗设备5年、航天飞行器5年等)很难接获订单,主要原因在投资时间、设备和认证过程中的漫长等待。在大中 华的MIM厂多数是由塑料厂、甚至由没有碰过机械 加工的人投资设立,没有经歴过这些经验,就无法进 入到竞争极为激烈、质量极为严苛的长单产业。这是 Dr Q和张老师一直没有死心欲推进,但却始终进展 缓慢的三大产业,其中汽车还是门槛最低的。

    图 3: 比较制程后再加工的次数,MIM 明显优于锻造后的零件

    我们有梦想而不停歇

    七十多岁的张老师之所以能和年轻人一样每天精力充 沛的工作十几个小时,智慧手机、微信、计算机、电 子邮件刀马娴熟。主要得益于长年坚持游泳锻炼,凡 目睹过张老师游泳的人,无不惊叹,泳技、泳姿不输 专业,体力不输年轻人。这位不服输的老先生,被日 本着名MIM専家加藤技术士誉为 “中日MIM友好交 流的桥梁”并成为好朋友。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