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要研究苹果的产品?

耀德讲堂 / 邱耀弘 博士

前言

美国人史蒂夫·保罗·贾伯斯(Steven Paul Jobs, 1955.2.24-2011.10.5),这是当代伟大的人物,他带给我们世人一个巨大的冲击,他所创立的苹果公司是人类史上最有影响力的。在我们的生命学习过程,苹果除了是一种好的水果之外,也代表几个重要意义,Dr.Q认为影响人类文明的发展有三个重要的苹果。

第一个苹果:圣经中的禁果代表宗教对人类行为的影响力

地点:神界的伊甸园

人物代表:上帝、亚当、夏娃

大家都知道禁果是在西方天主教 / 基督教的圣经中伊甸园「知善恶树」上结的果实。旧约创世纪记载,上帝对亚当及夏娃说园中树上的果子都可以吃,惟「知善恶树」上的果实「不可吃、也不可摸」,否则他们便会死。最后夏娃受魔鬼引诱,不顾上帝的吩咐进食了禁果,又把果子给了亚当,他也吃了。上帝便把他们赶出伊甸园。偷食禁果被认为是人类的原罪及一切其它罪恶的开端。关于禁果是什么水果,圣经虽并无明言,但大多数都被描述成是苹果。所以第一个苹果是劝人为善的宗教力量。

第二个苹果:由地心引力发现科学的影响力

地点:英国剑桥大学

人物代表:牛顿、徐志摩

尽管苹果与以撒·牛顿(Isaac Newton, 1643.1.4—1727.3.31)的故事后来被认定是传说。英国剑桥大学顺应故事的延续而移植牛顿老家的苹果树到学校,如图1所示,这棵「牛顿的苹果树」虽然历经风雨,竟奇迹般地存活了下来。同是剑桥校友的徐志摩和牛顿在科学和情场的PK,各有胜负。牛顿被苹果砸到后开启了微积分的发现,理工科学生的恶梦就开始了;同为剑桥的校友徐志摩的「数大,便是美」同样的在后代中国人的解读下,出现了许多不同的说法,Dr.Q也采用了一下,虽然徐志摩的名气和贡献没有牛顿大,但他在康桥边表达的对林徽因的爱恋却成就了中国文学史上一段缠绵往事。所以,第二个苹果是哲学之下的科学探讨,深远影响人类科学的发展之路。

图1:在英国剑桥的三一学院的门口,一颗不大的苹果树据说这是从牛顿家乡伍尔斯索普庄园引种过来的,据说原株已经有了350年的历史,照片取自「牛顿苹果树」还活着,被移植到了剑桥?(sohu.com)

如果我们看到第一代的苹果公司计算机公司商标,你就会发现贾伯斯是相信牛顿和苹果树的故事,因为他们商标的图片中正是苹果树下的牛顿以及那颗即将落下并砸中牛顿的苹果的画面。

第三个苹果:做什么产品就碰触天花板的苹果公司

地点:太阳系的地球

人物代表:人类自己

我们都知道,每一代的苹果手机由于庞大的数量带来商业利益养活了数千万人口,更改变上亿人的生活习惯,这验证了徐志摩的「数大,便是美」(当然对于密集恐惧症的人,未必是)。即使遭遇到人类历史上最可怕的COVID-19病毒的困扰,苹果公司仍旧创造历年来最好的佳绩,由桌上型计算机、笔记本计算机、MP3播放机、智能型手机、平板计算机、手表、耳机,甚至最近出的一块擦拭布,只要是苹果公司出品,都是触及天花板的产品。

好的,这就是今天要谈的主题──「为什么我们要研究苹果的产品?」苹果公司制造那么贵的产品,真的值得吗?

数大,便是美──市场规模决定了成败

Dr.Q举一个例子,就是台湾的汽车工业,50年来从来没有完整的制造出一部自己的汽车,我指的是包含发动机的整车,原因在于市场规模过小,但是台湾的机车如光阳、宏佳腾,却都能够卖得非常好,因为这些机车是可以销往东南亚的。其实就是市场消费的规模数量决定了产品的发展与生命;台湾的手机品牌宏达电(HTC)也是活生生的例子,一部手机卖到300万台已经算很好了,但是却远远不及其他国际品牌的数量,主要还是销售的业绩不理想,最终被谷歌收购,许多当时辉煌时代的电子、无线、机构设计工程师,如今都散落在大陆的四大品牌(HVOM),所以,订单的数量是支撑整个公司甚至整个产业的关键因素。

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零售商口号「薄利多销」,这个多销指的也就是数量,数大确实美好。对于苹果公司而言,几十年的产品奠定的基础,粉丝上亿人是很轻松的,推出的产品功能越好越新奇,售出价格都不是问题,那就有更充足的研究和开发的再投入,这些都是苹果所立下的同业门槛,但是别忘了20年前大家都在摸索,更何况还有许多强大的品牌(诺基亚、摩托罗拉、黑莓)。除了市场的数量,还有什么?

跨族群的多元文化组合──接地气、创潮流

拥有哪些能力的人才能进入苹果公司?能够做出这样的优秀产品,需要具备哪些特质?几十年下来,根据Dr.Q接触过的苹果公司人员,我们发现了一些共同的特色,英语要够好当然是首要的条件,和苹果公司的人打交道,几乎是跟全球各个种族的人一起工作,英语是必用的统一语言;他们除了也和我们一样,必须吃饭,必须生活,有悲有喜之外,Dr.Q看到的另一个是守时讲纪律,每一位苹果公司的人都非常认真并且努力于自身工作,擅长记录与报告并能协调专业内外琐事,并且有非常强烈的时间观念。我们身边有许多离职和在职的苹果公司朋友,他们也和我们一样的努力在生活。

商标也呈现了多元文化的强大实力,在改成一粒被咬一口后的苹果,其商标设计师(Rob Janoff)说道:「总而言之,每当我解释为什么Apple Logo的设计『被咬了一口的』这个特点,都无法让人满意。不过我可以说的是,我设计它的目的是为了让大家都知道这是颗苹果,而不是樱桃。同时,『咬一口苹果』也是一种广泛标志性的行为,是每个人都可以体验到的行为。」从苹果公司历代的商标转变也可以代表这家公司的创造力,他们可不止是单一颜色,如图2的五颜六色甚至天马行空的设计,唯一不变的就是保留苹果的元素──一片叶子和被咬一口的特征。

图2:五颜六色与天马行空的苹果公司商标
图3:要进入苹果供应链的决心

机构件代表──外观与及结构的美学并重

由于Dr.Q本身学习机械,每一次接到苹果公司的图纸和零件样品都有说不出的特别情感,明确的说明和尺寸标注排列整齐,令人感到非常舒服,每一件零件加工后都非常仔细的关注了细节,即便是保留了切削的痕迹的内结构件,都被要求到与外观相同的条件,你不会被那些内结构零件所刮伤(在正常的操作拆解工具的情况)。目前在坊间流行的iPhone 4S的拆解品展示相框,如图4所表示,就有如贾伯斯的墓志铭般,即使这部手机已经走到尽头,它仍可展现精致的设计,排列整齐的零件让人沉浸在无限的回忆中。

图4:市面上有人将iPhone 4S拆解后制作成展示相框

把电子、光学与机械构装的机构零件制作的如此精美,令人可回味数十年甚至超过百年,当然这都要归功于苹果公司强大的外援──被承认的供应商(Approved Vendor)。

最强应援团──苹果供应链的厂商

每一个登入到苹果公司的合格供应商名单(Approve Vendor List, AVL)中的成员,背后都有一群能够配合苹果公司运作的团队(应该是禁得起折磨),在亚洲的我们必须在子夜12点以后保持清醒,以便和加州早晨9:00刚上班的设计工程师们对接讨论开会,通常会议的结论又会需要一波实践和执行,到了加州的午后,甚至在下班前,东方太阳升起时答案就要出来。那岂不是不用睡觉了?是的,这些合格供应商里面都有一群能够被熬的人们,努力的把零件按照设计要求来实践,这造就的是一代又一代令人惊艳的产品。

任何一个公司只要能够跻身苹果供应链并成功供应一年以上的零件,等于就是一只浴火的凤凰,重新得到了再生的能力,那些曾经参与的苹果公司项目的每一人,也会永远铭记这个过程的淬鍊,这是一件非常值得的工作。

结论

Dr.Q最早一次参与苹果公司的案子是在2002年,距今已接近20年,当时苹果公司的亚洲团队成员较少,供应商还是分散在台湾、日本与韩国,但是已经在逐渐地向中国大陆靠拢。与苹果团队合作解决问题的经验可以归纳在图3,这是Dr.Q在好几家苹果公司的AVL都看到得「招牌铁律」,这也完美诠释了今天Dr.Q和大家分享的题目──我们做出一件又一件的成功产品提供苹果公司完成历史的纪录。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