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16

    机师的薪水,等待起飞!

    0

    ■宇一企管/ 林宜璟

    一、低空飞行的薪水

    先说明这篇文章的重点其实不是机师的薪水,只是搭华 航机师罢工这个议题的便车,用另一个角度来谈企业中 永远热门的话题 – 薪资。文中所引用的数字有些也有点旧了,但是尽管如此,它仍然反映了企业在决定薪资时, 以及人们在接受薪资时,的决策逻辑。

    猜猜看美国国内班机的机师,年薪多少? 2013年时我在上英文课。当时有位老师是美国人。课堂上,他聊起他的一个朋友是美国国内线班机的机师, 年薪 18,000 美金 ( 约 540,000台币 )。 「比麦当劳的店经理薪水还低」,他说。这个数字引起我很大的兴趣, 因为比我预期的低很多。给个参考,2012年时,美国 的人均GDP是49900,将近台湾的2.5倍。所以年薪 18,000美金,在美国花起来大概是在台湾月薪18,000 的感觉。

    「那你朋友为什么还开飞机呢?」我问。 「因为他就是喜欢开飞机!」老师回答。

    为什么一个掌握这么多人性命安危的高技术性工作,待遇却如此低呢?以我在企业多年培养的直觉,当然不相信案情有这么单纯,所以我下课后就继续查下去。网路上真的有好多这 方面讨论的报导。这个现象在美国存在数十年了,我的英文老师所言不虚。

    原因当时我整理如下:
    1.国内班机机师的薪资虽然低,但国际大客机的机师薪资很高,一个月只要飞个几趟,年薪就可以到 300,000美金,或更高。
    2.所以对国内线的机师而言,飞国内线时的薪资根本不是重点。他们真正要的是透过飞国内班机累积飞行 时数及资历,最后再转飞国际班机。
    3.也因此同样的,对国内班机的经营者来说,反正有 源源不绝「堪用」(毕竟还是要有执照,有基本的品 质保证),又「廉价」的机师,为了日后的高薪等着 要现在这份工作。他们当然没有付高薪的理由。
    4.有很多人质疑这种情况的合理性,也认为会因此 影响飞行安全(说不定机师为了生计还要去打其他的 工)。但无论如何,在市场机制的运作之下,这现象就一直存在了。

    谈完航空业,我们把镜头转到另一个以爆肝出名的行业 – 广告业。有个朋友的孩子很优秀。大学念的是外文、传播双主修。大学毕业后,现在在一家世界级的广告公司工作。每天早早出门晚上都十一二点才回到家。至於薪水呢, 也就是一个月三万块钱。孩子跟我的朋友说,他算一算他的时薪才60块钱啊!重点是,当时进这个公司时,他可还是砍掉了许多竞争对手才挤进来的。这个公司只要想招募人,随时还是有一堆高学历的社会新鲜人抢破头要进来。

    二、两份薪资理论

    管理学上有所谓两份薪资的理论。意思所有的公司给的薪资,都包含两个部份:有形的和无形的。
    有形:金钱报酬、福利、环境、形象、晋升、培训等 无形:能力提升、人脉关系、视野扩大格局提升、累 积创业的条件等。

    美国国内班机的机师,大广告公司的新进人员,所以愿意接受显然不合理的低薪资,其实是因为他们更看重「无形薪资」。当然,我不是美化所有的低薪工作。 的确有很多工作,有形、无形薪资都低的。但这种工 作为什么会存在,就是另一个要深入讨论的经济现象。

    三、学到多少比学到什么重要

    所以,「工作能不能让们我成长?」是思考的关键。 这问题要从两方面来谈,第一是学到多少?第二是学 到什么?而我的看法是,工作中「学到多少」比「学到什么重要」。也就是先求学习的量,再求学习的 质。为什么先求学习的量,再求学习的质呢?我人微言轻,就直接召唤大家都很熟悉的贾伯斯为大家开释 吧!

    他生前有场对史丹佛大学毕业生的有名演讲。其中有个观点,就是和这个有关。以下引号中的内容,是他 演讲原文的中译:「就这样追随我的好奇与直觉,大 部分我所投入过的事务,后来看来都成了无比珍贵的经历。

    举个例子来说,当时里德学院有著大概是全国最好的书写教育。校园内的每一张海报上,每个抽屉的标签上,都是美丽的手写字。因为我休学了,可以不照正常选课程序来,所以我跑去上书写课。我学了serif与 sanserif字体,学到在不同字母组合间变更字间距, 学到活字印刷伟大的地方。书写的美好、历史感与艺 术感是科学所无法掌握的,我觉得这很迷人。

    我没预期过学这些东西能在我生活中起什么实际作用。不过十年后,当我在设计第一台麦金塔时,我想 起了当时所学的东西,所以把这些东西都设计进了麦金塔里。这是第一台能印刷出漂亮字体的电脑。

    如果我没沉溺於那样一门课里,麦金塔可能就不会有多种字体。又因为Windows抄袭麦金塔(听众鼓掌大笑),因此,如果当年我没有休学,没有去上那门书写课,大概所有的个人电脑都不会有这些东西,印 不出现在我们看到的漂亮的字来。当然,当我还在大学里时,不可能把这些点预先串连在一起,但在十年 后的今天回顾,一切显得非常清楚。

    我再说一次,你无法预先把那些点连起来。只有在未来回顾时,你才会明白那些点是如何串在一起的。所 以你得相信,眼前你经历的种种,将来多少会链接在 一起。你得信任某个东西,直觉也好,命运也好,生命也好,或者业力。这种作法从来没让我失望,我的人生因此变得完全不同。 」

    四、不要相信生涯规划,要相信自己

    很多人希望有清楚的生涯规划。甚至要求公司、主管 给予明确的发展蓝图。你的心情我能体会,因为我也曾经和你一样渴望明路。但是就如犹太谚语所说的: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微笑」。人类殚精竭虑的算计, 在造化的眼中只不过是可笑的徒劳。说现实点,如果你问主管公司对你三年后的规划是什么,不管主管嘴里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心理真正想的可能是「我连自己明天在哪里都不知道了,我还知道你三年后在哪里?」所以放弃吧!未来真的不是人能预见的。精準的职涯规划是幻觉。如果真的实现了,只是刚好碰巧 的运气。和中大乐透一样可遇不可求。

    贾伯斯说:「你无法预先把那些点连起来。只有在未 来回顾时,你才会明白那些点是如何串在一起的」。 看出这句话的重点了吗? 。也就是你的人生要先有 「点」,才有东西可以拿来串。然后最后才有可能串 出一幅意涵丰饶的图案。什么点有用,什么点没用, 在当下没有人知道。但随着生命的展开,所有历程中 的积累渐渐会用你料想不到的方式浮现意义。帮老板 填表格报销单据是小事。在生产的制程中负责某个小 设备的正常运作也不算伟大。
    工作中本来就充满这类琐碎的枝微末节,没有关系。 重要的是当你把这些「小事」都做到炉火纯青的时候, 你开口向公司要別的工作,公司愿不愿意给你机会再 把其他的「点」拾缀起来。如果你要得很清楚,也给 公司足够的时间回应,而公司却不能满足你的要求,以我的看法,这时候离职是很公道的。不过上面的结论有个前提,就是你已经把手上的工作练到炉火纯青。少了这个前提,就只是「吃碗内,看碗外」的贪 心与毛躁。最后,也来说一下我在这方面的亲身体会 吧!接在伟人贾伯斯的后面说自己的故事,算是既不 讨好又白目。但是还好,我要说的故事不长。

    我的工作生涯可分成前后两段。前半段14年在企业; 后半段到目前为止9年,担任管理及培训顾问。前半段这14年共换了9个公司,13个职位;经历的产业及功能別一只手数不完。这其中待过最长的公司不超过三年。我对自己适应环境的能力有自信。薪资及职位在转职的过程中也都是一路上升,所以我自我感觉相当良好。但以台湾的标準来看,这叫「滚石不生苔」,不是好事。有位在业界响叮当,股价曾高达数百元企业的董事长就亲口直接告诉我,我换工作的频率让他不敢用我。

    没人敢用我,我只好自己用自己了。所以我开始从事顾问工作一直到现在。忽然我发现,过去所有不同产业,不同功能別,不同组织型态,不同企业文化的经验,全部成为宝贵的养份。客户也肯定这样背景。因为顾问的价值正是帮助客户走出经验领域,从各种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寻求解案。没有人再说我是不生苔的滚石,他们说我「产业经验丰富」。

    终于,我的点串连起来了。而且它还在继续串下去。 所以,挑个你做来「还算」顺手,也「还算」喜欢的 事,好好做下去就是了。做到够好后再换別的。別担心学到的有没有用。强调「还算」的原因,是我知道 有太多教育专家或人生大师,一再告诫我们要及早找出自己的志趣,或甚至叫「天命」。但我的经验是,除了少数幸运的人能很早就确定自己的志向之外,大 多数的人都是在摸索与错误中,好不容易才找出自己的路。所以还没找到「天命」的话,不用自己吓自己。 「还算」的事就去认真吧!生命会找到出口,点会串成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