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进程中的化学工业

前言

在过去的20年,化学工业没有出现太多新东西,至少在分子技术层面没有太多新的发展。 Merck公司的研发负 责人KlausPeterGriesar博士在2017德国化工商报年会上传递了一个明确的信息, 他同时兼任Merck公司与高校合作项目的负责人。他认为,“从头开始发明”的化工时代已经结束了,只有那些能够将现有化学品实现智 能重组的人,尤其是能够与客户和其他工业领域合作的人,才有创新的机会。 并非只有Griesar博士在商报年会上强调了化工行业的创新压力,因为化工行业已经受到多方面的钳形挤压了:销售市场以及与销售市场有关的生产基地越来越多地向亚洲转移,同时也失去了全球化的动力。 VCI协会的首席经济学家HenrikMeincke先 生也首次警告说:新兴市场的投资热潮已经结束。此外,英国的脱欧和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也为欧洲化学工业 的发展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增长背后的压力

但从化工行业的整体业绩来看,似乎并没有与会者所描述的那样惨淡,化工行业的销售额仍在增长,德国化工行业预计的增长率为3.5%,还略高于德国GDP的增长率。但现在市场受到的压力则是出乎意料的。 “欢迎来 到VUCA大家庭”Camelot咨询公司的合伙人SvenMandewirth博士在发言中说道。他所指的VUCA是:“易 变的-不确定的-复杂的-模棱两可的”四个德语词的首字母。易变的、不确定的、复杂的和模棱两可就是化学工业企业必须适应的全新世界。 UVCA就像是美国硅谷情景喜剧的海报那样专门嘲弄像化学工业这样的 资产型企业,就像一艘油轮遇到了双体船一样。

关注3D打印

巴斯夫公司非常关注3D打印市场。根据Marketes&Marketes公司2015年公布的一份有关打印机墨粉市场销售增长率的调查报告显示,包括打印墨粉添加剂在内的市场销售收入将会超过6.3亿美元。
因此,巴斯夫公司与惠普公司密切合作为多射流熔融打印机“MultiJetFusion开放式平台”开发新的3D打印墨粉材料,例如,可以在汽车制造、电气技术领域或者在运动设备和机床设备制造领域中使用的3D打印材料。
巴斯夫公司的新业务领域中,负责3D打印技术的DietmarGeiser先生介绍说:“利用惠普公司的开放式 平台,用户可以直接选择像巴斯夫这样的供应商企业,开发定制3D打印专用材料。”

数字化技术的发展

数字化在企业的日常工作中正扮演著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PeterNagel先生强调说:“企业必须要发展自己 的数字化能力。”最近,许多化工企业高管的口中常常挂着“数字化生态系统”一词。化工企业的管理层 已经从沉睡中惊醒,对数字化技术的犹豫不决追悔莫及。 Mandewirth先生说道:“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 企业非常重视数字化技术相关的改造。”Canelot公司的一项调查表明:采用了数字化技术或看到数字化技术的推动力作用的德国化工企业佔比大幅度提高,从2015年10月的29%提高到2017年3月的79%。 Mandewirth先生强调:“数字原住民已经以其特有的购买和服务习惯出现在了市场上,化工企业必须对此 做好準备。”

电子商务平台的开拓

网络商店是一种降低了门槛并且具有对订购货物进行订单跟踪的商务模式。以这种方式,中国精细化工公 司大连汇源精细化工就利用自己建立在阿里巴巴上的商务平台成功地进入了国际市场。依托这一商务平台, 该公司在第一个月就接到了5份订单,争取到了一家新客户,这一切都可以在阿里巴巴中查到。 Clariant 公司与Veritrax公司合作为石油天然气领域中的客户开发了一个数字化的服务平台,在这一平台的帮助下 可以对石油和天然气的产能进行优化。基於云技术的解决方案能够把石油生产企业和化学品供应商联系到一起,能够对泵的工作情况和储罐内的充填量一目了然,能够在必要时发出报警提示信息,也能够制定出订单,完成其他许许多多的工作。 ■

Shar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